仅有两个字拍出471.5万,跟弘一法师学《放下》

来源:中国财经报道| 时间:2017-08-14|

  弘一法师的书法,一直是近年拍场上讨喜的拍品。“仅有两个字的《放下》拍出471.5万元,还是让人意外。”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陆镜清说:“作品原是上海书画家陆伯龙旧藏,这件作品的内容‘放下’与弘一特别契合,买家一定上了年纪且有人生阅历,能拿得起放得下,也许他希望作品能伴随自己中晚年的人生发展。这两个字对一个人的意义难以用价格估计,拍出高价可以理解。”

  当代人能读懂弘一法师作品的人有多少?甚至说收藏他作品的人能读懂的又有多少?

  弘一法师不仅在人生选择和经历上充满了“传奇矛盾”,更为重要的是他的确向世人呈现了书法以外的、可以留世的“东西”。

  在中国近百年文化发展史中,弘一大师是学术界公认的通才和奇才:诗文、词曲、话剧、绘画、篆刻、音乐无所不能。

  出身豪门,天资甚高。早年即辗转求学于南洋、东京、天津、南京等地,接触蔡元培、曾孝谷、欧阳予倩、谢杭白等人。在那个时代里,若大的年纪就到过如此多的地方、认识了如此多的高士实在是难得。更重要的是,他在世人认为极其辉煌的时候却悄然隐退入了佛门。

  作为“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” “二十文章惊海内”的李叔同来说,此举无疑加大了自身的“传奇性”和“矛盾性”。如果有人在经历绚烂时能做到甘愿平淡,这需要多大的自律!因此,俗尘中人对其产生了莫大的困惑和钦佩。

  无论是他的人生传奇还是他的令人激赏的“书外功”,都大大加强了他艺术价值中的精神性。据说,同时期的鲁迅、郭沫若等人都曾以拥有弘一法师的一幅作品为荣。

  弘一法师曾言:“十四、五时常学篆书,皆依西洋画图案之原则,弱冠以后兹事遂废。今老矣,随意信手挥写,不复有相可得,宁复计其工拙耶?”

  平衡和谐是万物存在的最佳状态,书法也不例外。由弘一法师不同时期的作品来推断,他的骨子里俊逸沉稳兼具。只不过,历经诸多磨砺、学养深厚的他最终使得“淡远”遮住了“灵动”。

  章法紧凑,笔锋锐利,才气纵横,逸宕沉稳。脱胎于《张猛龙碑》并自成一格。三十九岁之前的书法作品集于《李息翁临古法书》中。

  日臻成熟,跳出北碑影响,骨骼挺劲,笔画稍瘦,起落严谨,放少敛多。一九一八年他出家于杭州虎跑寺,法名演音,号弘一。大师50岁左右的书法能感受到其平淡、恬静、冲逸的神韵。

  火气消尽, 脱掉旧貌,用他自己的说法是:“朽人之字所示者,平淡、恬静、冲逸之致也。”他强调书法如佛法:“见我字,如见佛法。”世人感受到的是涤荡俗念的宁静淡远,超凡入圣的至情,童趣与高度修养相结合的博大深邃。

视觉焦点